2900亿元“三旧”改造 应为羊城增色而非添堵

南方网徐艳2013-08-26 08:28
0
订阅到QQ邮箱

2900亿元“三旧”改造 应为羊城增色而非添堵

上周,广州拟花2900亿元进行“三旧”改造的消息颇受各界关注。如此吸引眼球的原因是什么?毋庸置疑,是由于这其中涉及的巨量土地和金钱。2900亿的投资需求,足以引来各路神仙各显神通。然而,广州“三旧”改造若想真正成功,必须摆脱金钱效应的驱动,更加注重城市效应。

“三旧”改造政策是国土资源部给广东省的特殊政策,初衷是节约集约用地。前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陈耀光曾认为,这是广东的巨大利好,甚至是广东与江苏PK的重要砝码。而广州,则幸运地成为省内试点之一。

“三旧”改造曾被视为土地集约化使用的重要途径,改善城市面貌的手段,甚至还有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三旧”改造带来的大量土地供应能够拉低房价。而事实上,“三旧”改造启动以来,在民间认知上,它已披上了另外一些色彩———它与强拆、土地财政、拉高G D P、推高房价和租金甚至村官腐败等都扯上了不同程度的关系。尽管政府强调引入社会资金进行“三旧”改造,但作为“三旧”改造中的必然受益者,政府不可避免地承担了相当的舆论压力。“三旧”改造成功与否,政府负有天然责任。

为何说政府是必然受益者?首先,房地产依旧是地方创造G D P的重要推手,2900亿所涉及的1.38亿平方米土地供应,将为土地储备捉襟见肘的广州市尤其是中心城区创造更多房地产开发条件。其次,巨额土地投放市场所产生的税收,是地方财政的重要来源。今年上半年广州地方财收能够两位数增长,卖地收入功不可没。在广州市国土房管局与中山大学土地研究中心编制的这份《广州市土地整治规划(2011-2015)》中,明确指出广州单位土地面积的经济产值较高,但是与邻近的深圳相比,广州市土地利用效益尚有一定的差距,尤其是单位土地面积财政收入,广州市只有深圳的约20%。言下之意,广州的单位土地面积财政收入还有很大上扬空间。受益者还有谁?按过往经验,若楼市依旧保持坚挺,不遇到太多棘手“钉子户”,受益者当然还有参与其中的开发商。至于拆迁户,就过往经验而言,有围观者说他们赚了拆迁赔偿款,也有围观者同情他们失去了原有的家园。他们今后命运如何,取决于本轮“三旧”改造能不能搞出新意思,能不能严格在法律框架下办事。

上述三方利益相关者也往往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且关注点主要集中在金钱方面。而实际上,“三旧”改造必须抛弃或者尽可能抛弃金钱驱动,多关注城市本身和城市居民的集体利益。对于城市而言,“三旧”改造应真正为城市增色,而不是增加密度为城市添堵。对于城市居民而言,即便不指望“三旧”改造拉低房价这种奇迹的发生,也不希望它反而成为房价和租金推手,让城市贫民和蚁族无处栖居。上周另外两条已经足以引起市民和研究人员对广州房价的担忧,一是7月楼价继续上涨,中心六区房价均价已达2.7万元/平方米,二是南沙楼价连跌5月被指只是假象,事实上南沙新区获批后楼价已经暴涨。人气未聚,房价先行,让不少学者担心投资客蜂拥会拖南沙的后腿。

2900亿横空出世的这份《广州市土地整治规划》中,有这样一句话:农村居民点所占比例过大是造成广州市建设用地效益偏低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且与广州市发展为“国家中心城市和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定位不匹配。国际化大都市是否就不能与比例较大的农村居民点共存?国际化大都市是否就一定要拆旧建新?这恐怕值得商榷。

(南方网)

微观正反方:九成网友在购房过程中遇霸王条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一周热点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