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南方视点娱乐房产家居汽车美食旅游理财时尚健康数码 港货打折微博拍客社区Q友会
腾讯房产广州站 > 滚动新闻 > 正文

王石做客腾讯:五个故事看清中国未来

2013年06月28日10:29人民网[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13年6月21日下午,主题为“回归·想象力”2013腾讯网夏季思享沙龙在北京腾讯网总部举办。沙龙由凤凰卫视主持人邱震海主持。主办方邀请了二十余位各界嘉宾,近二十家媒体共40余人与会。嘉宾包括著名企业家王石、政治学学者吴稼祥、大律师张思之、法学教授何兵、青年学者周濂、熊培云、梁鸿、廉思,纪录片导演李成才、张钊维等。腾讯网总编辑陈菊红全程出席并做了开场致辞。活动尾声,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先生与众位嘉宾一同见证“思享”时刻。

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应邀与会,两年半哈佛求学,王石先生的演讲俨然带有美式风格,他用近10张图片,前后讲了五个小故事,为大家带来主题为“企业家的自我更新”的精彩演讲。王石分享了自己被骂为“王十元”的故事,讲到“三头牛”的故事,再讲到阿拉善SEE的故事。他认为在当下企业家是一个被消费的群体。企业家应该有“担责人”的心态,不能国内一有风吹草动就“用脚投票”移民国外,而应该勇于承担,共同推进“用手投票”的良好风气。王石先生的演讲实录如下:

王石:非常感谢腾讯网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做主题发言,这是我的题目:企业家的自我更新。原来那个题目太大(原题为“企业家精神与中国未来”-编者注)。

我放几张图片讲几个故事,企业家一般来讲应该是多干少说,很可惜中国现在的现状,企业家不但干而且说,而且成为一个被消费的群体,成为一个很活跃的、多讲的群体。我现在也变成干得不多、说得挺多的人。

“王十元”的故事:中国社会对财富至今没有一个正经的看法

这个图片曾在网上相当流行,2008年汶川大地震,出了这样一个帖子。汶川地震发生后很多企业捐款,万科当天捐了200万,很多企业500万、1000万上去了。很多网民说万科怎么这么抠门,就捐了200万,是不是应该多捐一点。我就万科捐200万进行了回应,大意是中国是一个灾害频发的国度,进行慈善捐款是可持续的。我认为200万不是一个少数目,在万科的普通员工中一般要求捐款不超过10块钱,大概意思是这样的。为什么说不超过10块钱?这捐1块钱和10块钱意思是差不多的。但如此言论就遭到铺天盖地的攻击,一天时间内网上攻击量大概是50万、60万。我的意思是说,我曾是作为一个登上珠峰的企业家、被当作英雄来看待的,是中国改革开放20年20人纪录片的主角之一,作为中央电视台选的一个非常正面的形象出现的。因为这样一个帖子被打翻在地,被叫为“王十元”。网友说,虽然你王石登上了珠峰,但你的道德高度还不如一个坟头。这是网上评论。还有一个是网上不评论,掌权的当权者也很愤愤不平:你企业家不就是赚两个臭钱吗?你们赚的钱那是我们让你赚的,我们存到你这里的。这个时候就要让你表现,你怎么不表现?200万不多,都是税。就因为这个言论,主流当权者和网上民间舆论、包括“80后”等不同的群体形成了惊人的一致,对王石进行个人人身攻击。

我的问题是,上面掌权者屁股决定大脑,这个可以理解,他们认为一切都是他们创造的,企业家就是要服从。中国传统社会历来重农轻商,认为商人就是坏蛋,无奸不商。但问题是,在商品社会下成长的一代人,“80后”甚至是“90后”的思想是同样的,这令我很担忧。就是作为中国的企业阶层,我指的不是大型的国有企业,而是指靠自身成长起来的第一代企业家,就是说中国民营企业家。我们知道2008年之前,我无论从官方、主流媒体和民间都是一个比较正面、完美的形象。但就因对捐款问题的发言,突然发现你陷入了非常孤立的境地,像汪洋大海的孤岛,孤岛的大水不是我们看得上的,竟然就是我们的年轻的一代。所以,当时我感到非常沮丧。实际上,这么多年(5年)过去了,雅安地震了,人们再回头看看我那个帖子,说你没说错,你很理性。当时汶川地震发生后的群情激昂,虽然现在平息了下来,但骨子里仍没有改变。是传统社会对于工商阶层、靠自身努力积累财富,自身靠做商业、工业盈利的钱,到现在没有一个正经的看法。2008年时没有,到2013年还是没有。这是第一个故事,王十元的故事。

三头牛的故事:深圳的拓荒牛变成了孺子牛,外滩的金融牛则昭示了上海希冀恢复昔远东金融中心的雄心,展示了与国际接轨的财富观。

第二个故事,三头牛的故事。看这三头牛会发现似曾相识,第一头牛是我到深圳之后的第二年,我是1983年到深圳的。中国著名雕塑家潘鹤先生应当时深圳市委书记梁湘的邀请,为反映特区精神塑造了这头牛。我们主要看照片的后面:盘根错节的树根,牛用力拔千斤之力,要把树根拔出来。有一次我跟潘先生交流,说他要创造拔这个树,是拓荒,是开疆拓土,公众创造财富的寓意。潘先生的意思不是这样的,潘先生说,大树相当于千年的大树。刚才的讲演(指吴稼祥“天下主义”的演讲)我不大认同,中国如何天下大同代表未来?我认为中国传统的两千年社会要拔掉,政权等于是树干砍掉了,但思想盘根错节,它的家天下、集权主义、小农意识还严重束缚我们这个民族走向现代社会。潘先生说这个雕塑的意思是如何把千年的封建思想连跟拔掉。但这并不等于说,中华文化没有优秀的东西,这不是一回事。有些东西是阻碍我们前进的,深圳这一头牛是拓荒牛。但如果现在上腾讯还是上百度会发现这个牛有了另外一个名字:孺子牛。我们当然知道,孺子牛是什么了,就是非常的溺爱小孩的牛。当然在鲁迅的“俯首甘为孺子牛”中有另外一种新意,为人民甘心情愿奉献一切,没有抱怨。我们知道,孺子牛和拓荒牛相比,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坦白讲现在就是要你埋头干活,任劳任怨。“王十元”的形象不符合孺子牛的形象,我就是让你干活,给你挣钱的机会,让你捐好几千万,你捐200万。

回头看看这头牛,在上海外滩,这是什么牛?2010年世博会时候,黄浦区政府约请一位美国雕塑家雕塑出来的:外滩牛,放在金融广场上的。由此我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现在上海要打造金融中心,重塑上海曾作为远东金融中心的地位。我们会发现这头牛和这头牛(如图:华尔街的铜牛)很类似,这头牛就是华尔街的铜牛。你会发现何其相似,只不过上海的牛比较年轻,比较像我们江南的水牛,显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怕虎来源于哪里?来源于华尔街的铜牛。这两个雕塑出自于同一个美国雕塑家莫迪卡。上海黄浦区政府邀请谁,显然不是暗喻了,要请雕塑华尔街铜牛的雕塑家做上海外滩牛。我发现在上海,中国人的财富观才开始和国际接轨。我们不讲天下,或者讲普世,但在这里找到了普世。首先是对财富的一种肯定,对财富的一种向往。显然和上面把拓荒牛解释成孺子牛,所追求的价值有很大差别。

当然本质来讲,怎么看待财富与怎么追究,如果没有拓荒者的精神、企业家的精神、创业的精神,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所以我们会发现,三头牛,从第二头牛到第三头牛会发现,如果有外滩牛的精神,可能就有所改变了。

美国企业家的故事:不是用脚投票,而是用行动担责

我们再看100年前,1917年的美国企业家是什么形象?一看到它我就平衡了(如图)。不要以为,创造财富的美帝国主义他们的企业家形象比我们更好,距今不到一百年前,他们是这个样子的。1917年俄国革命那一年,洛克菲勒是这样的形象。如果我曾耿耿于怀的话,我看到这张图就很平衡了。我也对我们的民族充满了希望,不要以为社会对你不公,这样的新教精神、新教改革就追求很好了。这些当年开疆拓土的美国企业家形象比我们好不到哪里去。

当年美国,我们的同行是这样的形象,唯利是图,不顾工人死活、,管社会福利。他们是怎么回答的?他们是什么样的声音、是诉苦、是用脚投票、还是移民到国外,他们在做什么?

这张图片(PPT图)是一个医生给小孩看病,世界上因发明一种抗菌素拯救了多少病人,我们那个时代叫盘尼西林,即青霉素。青霉素是谁发明的?当然不是洛克菲勒,而是洛克菲勒基金里的科学研究工作者发明出来的。

这是洛克菲勒对中国的援助项目,如果看照片,我们会看到,这是援助的协和医院。现在洛克菲勒基金援助的协和医院在中国是排名第一的医院。我们因为种种原因,万科的公益基金曾经和一个基金打交道,发现这个基金专门在中国农村进行贫穷地区的医疗救治。我们经过一年的了解、合作,惊讶地发现,这个基金一年200多万美金,我们觉得这不是很大的数。后来才发现这个基金的前身是洛克菲勒基金援助中国的协和医院的工程尾款,因为战争停止了,用这个尾款成立了基金。而这个尾款的基金每年援助的钱也就是这个基金的利息钱。这让我感到非常惊讶。洛克菲勒基金所做的活动始终还在中国往前走,无论中国走向哪条道路,它只为了向中国中下贫穷的人群进行道义上、实际上的支援。也就是说洛克菲勒靠自己及家族的行动,向社会证明了什么是企业家,企业家如何对待财富。

阿拉善SEE的故事:企业家在公益组织里学会了“妥协”

反过来说说中国,在2004年我有幸参加了中国企业家成立的组织阿拉善SEE,一个进行环境保护的组织,我非常感谢能参加这个组织。很多人以为,我是这个组织的发起人,实际上不是,我是被发起的,完全是一种被动参加。但参加后获益不浅。长话短说,在这个组织中,我收获最大的是“妥协”二字。

我当选第二任会长时做了讲演,1983年到深圳后,我的创业词典中没有“妥协”二字,但在公益组织里,企业家学会了妥协,妥协不仅是一种修养,而且是一种自信、包容,甚至是代表着未来。

重庆故事:企业家也应该在社会面临倒退、危险的时候站出来说“不”

另一方面,刚才我举了洛克菲勒的例子,中国未来怎么走是不确定的。是要否定财富,还是要劫富济贫、绝对平均主义,绝对没有自由的平均主义。比如说重庆事件,虽然过去了但我觉得它不是偶然性的,虽然薄熙来不掌权了,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思潮,在目前来讲大有人在,也不乏执政者。

我们看到这位先生(PPT图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教授照片),在重庆事件时,有一位学者,公开的站出来说“不”。当时我很反感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但我没有公开出来说过。我相信中国在走向现代化,如何忘却过去不好的东西,如何与世界接轨?作为企业家本身不能光干活不说话,或者少说话,即使少说话、不说话,但也应该在社会面临倒退、危险的时候站出来说“不”。

这是我五年前去金沙江漂流(如图),我们知道金沙江水流湍急,但有堰塞湖,遇到堰塞湖时水非常缓慢。在缓慢的时候,可以欣赏两面的峭壁,峭壁上有潺潺流水,你会突然意识到,这滔滔江水是由这样一股一股的泉水汇成的。在座各位都是一股一股泉水,可以汇成滔滔江河。希望中国未来往下怎么走?在不在上层?我觉得是在的。但更重要的是在我们中间,我们每个人,我们每个人希望往哪里走,就会汇成滔滔江水,汇成大河大江不可阻挡。谢谢。

邱震海对话王石:希望转型社会中企业家更多用手投票,而不是用脚

邱震海:谢谢!王石先生。您会不会担心未来您或者像您这样大企业家的财产被共产?有一天不是薄熙来,或者其他人上来了,把你的财产夺去了。

王石:从重庆事件来看剥夺的不仅仅是资产,还可能是你的生命。从重庆事件包括很多强拆事件来看,这是一个大问题,不是担不担心的问题,而是没有根本解决。

邱震海:刚才您讲企业家用脚投票、企业家移民,是对未来担心,对框架不安宁的感觉。

王石:对,但中国未来,企业家用脚移民是一种选择。但我希望在这种转型社会中,企业家更多还是用手投票,而不是用脚。

邱震海:像您讲的阿拉善SEE非常好,中国企业家在中国整个转型中发挥的作用,您怎么评估?

王石:现在是三种力量,一种是政府的,政府非常强大,第二是企业。第三是社会。相对而言,最弱的社会。相对而言的,政府允许开放的社会。企业家更多的是在社会中扮演角色,企业家担任政协委员、人大委员,个别企业家进中央委员会的人可以在政治上扮演更多的角色。但我觉得企业家更多是在社会上尽责任。这是社会的担当,应该这样去做,首先扭转社会对企业家群体的歧视或者不正确的看法。

邱震海:我说的不光是社会对企业家的歧视,未来10年,中国转型中,企业家有哪些路径可以影响这个社会?除了进政协委员。

王石:进中委、中常委不是企业家的选择,个别来讲还是要政商分开。现在更多是讲国进民退,以我个人看法这不是大问题。

邱震海:为什么?

王石:更大的问题是商业本身官商勾结问题的更大,为什么?历史总是有这样的一个历程,第一,国有,从经济学效力原理来讲,如果不是最有效力的,一定会失去竞争力。失去竞争力,就会有今天的国进民退,就会有明天的国退民进。所以,如果你相信基本的经济学效力原理,应该是这样。

邱震海:大逻辑肯定是这样的,但是大逻辑中总有一股螳臂当车,使你进一步,退两步,进两步退两步,中国过去150多年就是这样的,好多弯路可以避免。

王石:一谈就是过去一百年,但看过去三十年完全不一样,过去一百年,从上世纪初到抗日战争之前,民族资本家,最大的才成长成多大?看看过去三十年,现在最大的民营企业大到什么程度?比如华为、腾讯、阿里巴巴、万科,规模不仅在中国堪成一比,在国际上也是可以。虽然现在是国进民退,但由于中国经济发展非常快,城市化非常快,即使在被挤压的空间下,民营企业增长的空间还是不小,中国民营企业现在的问题不是增长速度、资源得不到的问题,而是我们能否做出丰田的汽车,能否做出三星的手机,能不能具备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国际上具有同样的竞争力,有这个才能代表未来。

(来源:腾讯网2013年夏季思享沙龙主题演讲)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片看房

热门话题

商讯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粤网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大粤网招聘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1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