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赞成啃老买房吗?

在中国,你或许可以故作轻松地说不想买房,但是你没办法忽略与房子捆绑在一起的户口、教育和医疗资源。所以,即便抛开国人安土重迁的观念,中国人对于房子的热衷程度在世界上也是首屈一指的。

近期,汇丰银行针对9个国家发起调查,发现中国千禧一代(1981年至1998年出生)的住房自有率高达70%,遥遥领先第二名墨西哥(46%),更是美国(35%)的2倍,而受访9国年轻人的平均住房拥有率仅为40%。不仅如此,汇丰银行报告发现,中国年轻人买房的积极性也位于全球最高行列,在没有拥有住房的“千禧一代”里,有91%的中国年轻人计划在未来5年内买房。另外,世邦魏理仕在去年底发布的报告显示有超过2/3的中国千禧一代购房得到了父母资助。

当啃老买房成为一种普遍的行为,你还能单纯地评判说,这是一种不正常的行为吗?

房价在涨,通胀在加速

中国远高于其他国家的住房自有率,与房价增速过快带来的恐慌不无关系。正因为房价涨得太快,所以当房产成为最具投资价值的资产收入时,举全家之力购房就变得理所当然,而这样的行为在其他国家看来几乎是无法想象的。

近10年,在国家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中国的房价也经历了世界瞩目的飞涨,其中尤以热点城市为典型代表,房价翻了数倍。从2005年到2016年,北京纯商品住宅均价从7877元/㎡涨到37566元/㎡,房价翻了5倍。从2006年到2017年,广州商品房住宅均价从7000元/㎡涨到25208元/㎡,房价翻了3倍多。从2006年到2017年,深圳商品房住宅均价从9230/㎡涨到50704/㎡,房价翻了5倍多。在这些对比强烈的数字背后,是国人不断被透支的购房力。10年前,一名普通打工者经过努力打拼,想要在大城市买一套房,并不算遥不可及的事情,如今,即使月入过万,想在一线城市不依靠外力买一套房,相当不易。

相对来说,大城市的房价之所以涨势明显,与其占据的优势资源呈正向关系。中国的资源分配在城市之间并不均衡,大城市聚集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拥有包括交通、教育、娱乐和医疗等更多资源优势。随着大城市优势作用的发挥,马太效应愈加明显,超级城市拥有的资源越多,聚集的优秀人才也越多。而当城市聚集的人口愈密集,人群在楼市中的羊群效应发挥得就愈显著,人们对房价上涨越是恐慌越是积极购房,蜂拥而上的购房者就会把房价推得更高。

在过去10年间,中国楼市经历了巨大的涨幅,这与市场供求关系有关,同时也受到国家推行的货币政策和土地制度影响,其中货币政策的影响不容小觑。仅是2015年到2016年,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增加了17.36万亿元,折合美元约2.61万亿元。按照各国2015年GDP来计算,中国一年的印钞量=0.63个日本=0.78个德国=0.92个英国=1.08个法国=1.25个印度=1.44个意大利=1.47个巴西=1.68个加拿大=1.89个韩国=1.97个俄罗斯。所以,虽然随着国家经济发展,人们群众的可支配收入持续增长,但涨幅始终赶不上货币量的增长,更赶不上房价上升的速度。

你会啃老买房吗

曾经,“房奴”是一个贬义词,做了房奴,意味着生活多了一道束缚,如今,如果你能在大城市做房奴,那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意味着你拥有了上船的资格,房子能够提高你对这个城市的归属感。

我们有一个实习生,还在念大二时,父母就给他在深圳买了两套房,其中一套是全款购买,另一套贷款年限10年,月供4万元。他从来不关心还房贷的事情,从购房开始,全部是父母包办。作为2017年的应届毕业生,他希望在深圳找到一份月薪4千的工作,这样的月薪和他的房贷金额相距甚远,但是他不用担心,因为有父母在。作为有房一族,他不用担心被房价捆绑,在工作的抉择中,不用考虑待遇问题,更不用担心工资的涨幅跟不上房价的上涨速度。

或许你会觉得年纪轻轻没毕业就啃老买房实在不算光荣,但是你无法否认的是,当你在深圳这样房价浮躁的城市拥有了住房,对于就业的选择就会从容很多,可以从兴趣爱好出发,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而不用完全被工资收入束缚手脚。

笔者的一位同事,他们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双方父母早早就为他们分别准备了50万首付。经历过一年的看房经历,同事在2016年10月在广州海珠区买下一套总价290万的二手房,首付将近100万,该套房子的总价比他们在前一年看到的价格贵了30万。当同事夫妻在感慨房价飞涨得厉害时,如今他们的房子不到半年已经涨了120万,单价直接从3.5万/平涨至5万/平。而另外一位同事原计划在2016年年底买房,总价预算是450万,可是真正到了2017年3月买到房子的时候,总价已经提至560万。在时间就是金钱的情况下,你还会坚持说不想挪用父母的养老金吗?

不完善的养老、医疗制度成为抨击啃老的首要原因

当啃老买房成为一种普遍性行为,一些反对的声音仍然不绝于耳。这些反对者觉得父母养大孩子不容易,孩子还要在成年之后动用父母的积蓄买房,并不是一个好的行为。国人之所以有这样的异议,其中一个原因与国家不完善的养老和医疗制度有关。

龙应台在《这个动荡的世界》里,写到过一件事。一对从未出过国门的中国老夫妇来到瑞士,在苏黎世湖畔看见无数老人在湖畔小道上倘佯,有的喂天鹅,有的晒太阳,个个显得悠闲安适。老夫妇想不明白这些老人为什么可以这么怡然自得,直到听完瑞士对于养老金、退休金、救济金、失业金、医药保险金等制度保障后,他们才恍然大悟,因为国家在养老方面福利待遇很好,所以老人不用依靠子女家庭,也可以“老有所依”,安度晚年。相对欧美发达国家在福利制度方面的健全,中国目前在医疗和养老制度方面尚未完善,老人生病的医药费和养老还需要依靠子女和家庭来保障,很多时候,天价的医疗费用足以压垮一个小康家庭。而这样赡养老人的压力在独生子女家庭中尤甚。

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开始,中国推行独生子女的计划生育政策,所以在 80、90后中,独生子女占据的比例很大,养老压力也大。独生子女,既拥有父母的全部资源,又要独自背负对父母的赡养责任,于是举全家之力购买高价房的风险就会被放大。当父母辛苦了大半辈子,把攒下的钱都给孩子买了房,而过高的还贷压得孩子喘不过气来,没能力保障老人生活的时候,孩子自然会受到家庭和社会舆论的抨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