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流动 降薪也去二线城市

“留得住你的青春,却留不住你”言简意赅地道尽了,这座城市中无数外来人口的心声。

小陈,广东揭阳人,29岁,来穗10年。自高考放榜,他就明白广州是自己逐梦的地方。毕业后,放弃了小城悠闲的朝九晚五,在广州不拼爹找工作,至今想来,他说那是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与被人不同,小陈并不算是众人眼中的“失败者”,年薪30万+一间门店,是他十年来努力的结果。

刚出社会的时候,小陈坦言特别苦,奶茶店一天工作下来,全身酸痛,薪水可怜。十年后,他已经是培训总监,利用在奶茶店工作的经验,两间便利店开得红红火火。房价高企、人潮拥挤,让来自小镇的他依旧怀念家乡的宁静。

小陈说,回家乡并不是没出息的选择,对我而言那是最佳的选择。家乡揭阳山水澄明,那里有熟悉的亲人、美食,还有低廉的物价、房价。2017年春节,小陈在揭阳购置了一套精装房,正式摆脱了广漂身份。

同样,今年35岁的王成已经辞掉了深圳的工作,“房价高确实是原因之一,还有就是回家可以照顾家庭,我老家是佛山,那里房价低。”

有外来人愿意前往 这个城市就有活力

23岁的郑敏,今年春节后,回到广州便地上了辞呈,毅然踏上了往长沙的列车。“对于我这样只有高中学历且没有技能的,在广州找不到好工作,不如去老家长沙碰碰运气”她在离开时表示。

从广州到长沙,高铁两个半小时的穿梭中,郑敏跟笔者粗略回顾了在广州的三年。由于两年高考失利,考虑到父母无法再负担学费,虽有心上大学,郑敏只能无奈辍学就业。盛暑天气,广州的夏天像是没有尽头,城中村中逼仄而阴暗小房间里,郑敏用小电扇疏散了热气,以及工作上的怨气。

餐厅工作被老板苛待、卖化妆品被同事排挤、促销喊到喉咙沙哑,工作中的辛苦,郑敏扛过来了,却扛不住大城市的压力。广州还是容不下她,没有漂亮的履历、学历、容貌,意味着一切。

郑敏的家,在长沙市周边的小县城,就像倦鸟归巢一般,她将回到生她养她的那方水土。看着高铁站里人来人往,郑敏似乎有感。她说,自己不愿意再被生活追着跑,在长沙开花店的梦想还在。说这话时,她脸上充满希望。

返乡 成为流行趋势

居有定所,方能安心。2016年广州商品房销售火爆,房价如火箭般飙升。但春节期间,受益于返乡置业,国内多个三线城市楼市在春节长假前后的关注度不减反增。与此同时,今年1月及春节长假前后的日均访问量和节前均值相比,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房源访问量均出现明显下滑。

据某平台对全国189个城市进行的“返乡置业需求调查”结果显示,目前大学生及刚毕业的大学生人群是返乡置业的主要人群,45岁以上人群在投资养老需求推动下,亦是返乡置业的另一大人群。返乡,成为流行趋势。

循环反复成了一个圆,人口逆向流动,新广漂却依旧热忱。城市用客观、理性的态度,迎接着一批人的离开,同样欣然接受新鲜血液流入。无论,是急于摆脱城市枷锁的负重者,还是跃跃欲试的年轻人,城市丛林的法则从不曾改变,却又时刻流动,充满魔力,让无数人着迷,也让无数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