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制 | 朱大尉

主笔 | 张丽平、刘烨

摄影 | 黄集昊

设计 | 何琼花

录音整理 | 刘娜

艺术是人们司空见惯的景象,路边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只要是顺其自然的天性而动,都可以是美的拥有者,都可以称之为“艺术”,而作为设计师的张小川俨然已把艺术过成了生活。

翻开张小川的简历,就能发现有着一个多融合的背景。打小就喜欢自己做东西的她,先是在广州美院雕塑系本科毕业,巧遇意大利米兰DOMUSACADEMY(多莫斯设计学院)首次开设配饰硕士专业,“毫不犹豫地报读。”2007年求学归国后,张小川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室。

在张小川的工作室里,生活处处可见。门前结着果的无花果树,花园里做客的野猫、老鼠,夏天的蝉声、蛙鸣……在她看来,自然、生活才是设计的源泉。

她喜欢在散步时捡一些东西,如昆虫、树叶甚至是废弃的鸟巢。“散步是我日常的生活方式,也是思考和放松的方式,在散步的时候会思绪万千,跟生活有关、跟设计有关。”散步时的灵感或许只是一闪而过,但芳华深植心中,待到时机成熟就会孕育出艺术的果实。

在她手里,苍蝇可以变成作为装饰的胸针、栾树的种子变成手中的戒指、紫荆花的枝干也可变成“连理枝”别在衣服上。在张小川看来,人们生活中缺少不了艺术,生活与艺术本来就是一体相关,在她眼里设计是生活的语者,所有的所有都应该交由作品来表达。

腾讯房产(以下简称“腾讯”):平时设计的灵感从何而来?

张小川:很多来源于生活细节,我的作品很多都是关于大自然的主题。我很喜欢散步,散步的时候会思绪万千,会想各种各样的东西,它不一定是灵感,可能就是我生活中的一些片段,很多东西你记住它了可能就会成为一种灵感了。

腾讯:你的一套名叫“无序”的作品让我印象深刻,我很疑惑为什么编织那么有趣的东西名字叫做无序呢?

张小川:我喜欢“打破”,喜欢由内而外的力量的迸发,其实你看到很多绳子它相互纠缠,不是那种很规整的。我就希望把这种有序和无序放在一起,这就是一种“打破”。

腾讯:因为无序,会不会觉得难以入手,因为无序就代表有迹可循,在创作工程中会不会比较痛苦?

张小川:会的,我做的那个陶瓷件差不多两年以后这个作品才完成,作品完成之后我觉得已经挺完美了,但是接下来怎么做我还不知道。这两年里面我就把它放在一边,做其他的作品,然后有一天突然有灵感,如此规整的东西我不愿让它一直规整下去,我希望有另外一股力量把它打破,所以我想到了用这种无序的线把它连接起来。

text

curr/total page

腾讯:广州人民比较务实,会不会不愿为设计为艺术买单?

张小川:人们对艺术和设计的消费在北京跟上海的接受度比较高,消费能力也比较高。不能说广州人不愿意为设计买单,其实是北京上海那边的接受程度更高,这一类的消费人群总量可能更多。另外,我设计的首饰大部分体量较大,而这种首饰更适合北方人的。

腾讯:我们看到首饰的材料很特别,并不多见,这些材料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张小川:我的首饰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是概念型,这部分是完全为了展示我的艺术概念而做的,不考虑售卖和日常佩戴;另一部分是我在博物馆、艺术店等售卖的首饰,这些会相对商业性一些。那像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一批是专门做展览的,材料会包括陶瓷、竹编枝、纯银这几个类别。我本人是很喜欢陶瓷的,很喜欢泥巴,这个泥巴由软变硬的过程非常棒,而且陶瓷非常中国。

腾讯:你觉得你做的东西代表时尚吗?如果用一个标签来定义是什么?

张小川:我认为我的作品应该不代表时尚,我只能够代表自己的风格。如果要用一个标签来定义的话是个性化。

腾讯:你创作的时候会给自己一个标签吗?会不会为了这个个性化的标签而在创作过程中刻意追求个性化?

张小川:我是按照自己的路径和思维方式在做,并没有刻意设定这些东西,而这个过程和成品也是自己认可的。在做概念型的作品时,我是完全不考虑其他因素的,我只考虑我自己,我只考虑这个作品能不能淋漓尽致地把我的想法呈现出来。但是在做偏商业化的那一部分作品时,会在设计的时候考虑其他的因素,比如说佩戴、体量等等。

腾讯:这种个性化会不会让人有误解?

张小川:我希望不同的作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很多人都曾问过为什么用苍蝇这个主题,一直以来我们一直被教育苍蝇是肮脏、恶心的,这种观点太单一化了。我们真正应该知道的是在某一个方面苍蝇可能是有害的,但在另一个方面它却是有益的,它不是一个不必要存在的生物。所以这就激发了我应该从其他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

所以我做了“苍蝇”这个主题。后来这个小苍蝇受到不同人的喜欢、引发话题讨论,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我当时做的时候并没有想这么多,我只是有这个想法,并且很想表达出来,我就去做。

腾讯:那有没有考虑到在设计的过程中去迎合大众的审美?

张小川:没有。我的作品并不需要每一个人都喜欢它,当我按照自己的心意把这些首饰做出来之后,我相信一定会有人和我有相同的感受,只要我确信这一点,我就相信这个东西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喜欢的,一定还能找到其他有类似想法类似喜好的人,就够了。

腾讯:你心里对于美和丑,有没有一个定义?

张小川:对于我来说,绝对是有美与丑的东西,但是这种美丑只是我个人的一种感觉,对于艺术作品它本身的意义来说,是没有影响的。如果作品在它出现的年代,在所处的社会环境里,它有它非常高的艺术价值,有当下的一个语言,那它就是有意义的。

腾讯:张老师从小在广州这边,也在广州美院这边读书,在你看来广州是一个怎样的城市,符不符合你心中的城市美学?

张小川:广州是我生活的地方,我觉得它特别有生活气息。在我看来这个城市尺度不大,我之前也在北京待过一段时间,它的尺度完全不一样,你可能八九点以后就什么都没得吃了,只有烤串。所以我觉得广州这个尺度是令人非常舒服的。另外,我觉得广州的城市美学做得还不够好。

腾讯:不好在哪个方面?珠江新城和广州老城区,哪个符合你心中美的定义?

张小川:我觉得这也是城市的通病吧,比如说没有把那些老建筑旧而美的东西保留好。

就我个人来说,我是比较喜欢老城区的。新城区比如说天河区,它是一个新建设的区域,购物和饮食方面非常方便和集中,但我觉得这个新的区域缺乏人情味,它会让你感觉到这里只是一个来去匆匆的上班地方。但是老城区不一样,比如说有几个档口、有糖水铺、咸鱼淡粉啊,都是很多年的了,大家相互认识,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让人有停留的感觉,有回家的感觉。

但中肯地说,我并不赞同一个城市只有老城区,一个城市肯定会有新人进入、新的文化进入。新老城区同时存在,我觉得这才是最好的状态。

text

curr/total page

腾讯:在你心目中,家是一个什么概念?

张小川:在我看来家是工作与生活共存的一个空间。像我这个地方,因为一楼的面积最大,所以我把它设计为我工作的地方。但是二楼和三楼就真的是纯生活空间,用来自己住。当我有了孩子之后,这种感受特别强烈。我很庆幸当时我把工作和生活设置在了一个空间里面,这样的话我既能兼顾我的生活也能照顾我的孩子照顾我的家庭。

腾讯:对家有什么要求吗?

张小川:我喜欢家里有花园。受家人的影响,我一直都很喜欢种花种草,但是如果你在高层建筑里面,始终都是一盆一盆的。但我在这儿住了以后就发觉跟泥土为邻,这种感觉跟在阳台上种花种草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说夏天,真的会听到院子里有青蛙的叫声,有蝉鸣,无论你从光线、嗅觉都能感受到,下雨的时候能闻到泥土的气息。所以我觉得一个家有一个院子能亲近自然就很幸福。

腾讯:我看到你家里的一些摆设做得很细致很用心,对于年轻人买了房想装修,或者用陶具的话,你看看有什么建议?

张小川:我的建议是不要只是看这图片来,如果你只看图片的话,那个图片其实可以说明的问题太少。就比如一个设计师设计厨房,但他自己从来不煮菜,那我就不会信任他的设计,他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漏洞,你一用就知道不合适日常使用。

我建议是充分利用各种机会去体验生活、去使用。如果自己要去经营一个家、去经营生活中的细节,它应该是利用各种机会,无论是去朋友的家,还是通过与父母的交流,或者从电影里,都能学到很多实用的经验。

腾讯:你会从建筑中汲取灵感么?比如珠江新城的图书馆、歌剧院这些名家作品的灵感会带到工作中来么?

张小川:会的。比如说我做的天然石系列,就是汲取的欧洲小镇的灵感。这种设计来源于当时的记忆,感觉,是一种元素提取。

腾讯:这种元素提取会是一个很重要的设计灵感吗?

张小川:我喜欢旅游,看别的国家的风光、文化、建筑、雕塑等,这些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它是一个隐性的东西。不同的文化给我不同的灵感。包括东方的瓷、竹、银等。

腾讯:我们会经常看到一些建筑在外在形象设计上被大家所诟病,比如说福禄寿大厦、广州圆大厦等。从设计的理念出发,或者从你设计者的身份来看,你怎样看待这样一个现象?

张小川:我其实很不喜欢福禄寿这种类型的建筑。但是它又能代表一种审美,从社会学角度看,它太有代表性了,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能供后人研究,但是我从一个普通大众的角度看,我是觉得丑的。

建筑耗费巨大的资源,而且也会维持一段很长的时间,长时间看这种丑陋的东西,是一种对生命的浪费。我认为建筑要更多考虑人的因素,我认为设计师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改善。

text

curr/total page

腾讯:有没有你喜欢的建筑?

张小川:我认为一个好的建筑是跟城市相融相通的,而不是非要标新立异的,并不是一定要用一种古怪的状态去赢取别人的关注和表现它的存在感。在城市里,我看到很多建筑物会觉得是灰色的,不能留下印象。

腾讯:你当时选择配饰专业是因为想做“做立体、可触摸的东西”,建筑是一种更立体的东西,你有没有过跨界参加建筑设计的想法?

张小川:建筑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主题,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很愿意。我很清楚作为一个建筑师来讲,专业性很高。所以我会很好地克制自己,做前期调查、学习相关知识,等充分准备之后再进行,因为我觉得这是对我自己和对建筑本身的尊重。我可能只会负责其中一小部分的工作,可能在概念上,可能在某一些形式感上。

更多大咖对话,请留意【大话地产】。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