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制 | 朱大尉

主笔 | 张丽平、刘烨

摄影 | 黄集昊

设计 | 何琼花

录音整理 | 赵明凤

钟表上的针在慢慢地移动着,移动得如此之慢,使你几乎感觉不到它的移动,人的年纪也是这样的,一年又一年,突然有一天蓦然一惊,人已到中年。

对于李丁来说,同样如此。

从小就是孩子王,要背最棒的泰戈尔,玩最好的汽枪,打最肥美的斑鸠,揍马仔最多的地痞,追最漂亮的女孩子。

进入地产圈后,也是春风得意,时代花生、全球候鸟度假地、DADA的草地、先生的湖……一个一个项目相继出世,李丁的地产营销教父的形象也日趋深入人心。有人说地产创意一半看李丁,可见其影响力。

“咣当”一声,四十岁的中年驿站就到眼前,李丁却毅然给自己的侠客列传前40回点上一个句号。决裂!这是李丁对自己所做的评价,抖落一路风尘,同四十岁前的自己做一个决裂,同自己过去所在的地产圈做一个决裂。

停顿、游离、思考,三年过后,李丁带着他的长城脚下饮马川归来。当年那个志在四方的“少年”,又杀回来!

腾讯房产(以下简称“腾讯”):去年你拉了40多个人搞了长城脚下饮马川的众筹,这件事在地产圈挺轰动的,一般人做开发,都想着怎么自己做,你为什么会想到众筹?

拾得大地幸福集团董事长李丁(以下简称“李丁”):

这次众筹的实质是个私募基金,和所有的股权投资基金一样,这个基金管理公司,有第三方监管、有大股东劣后甚至有涉及到经营业绩的股东对赌条款。

我们在深圳找了一个地方,把大家召集起来,讲项目的规划、操盘的人员、进入退出的机制等等,把游戏规则定下来。

原本我准备在广州、深圳做两场,结果前一场在深圳做,钱已经筹好了,结果就没做广州那一场,未来我们有广州周边的项目,会在广州做众筹,把这场补上。

当时有40多人参与了长城脚下饮马川项目的众筹,大家加入进来其实有很多原因。认为这是中国的第一个众筹项目,也是真正成功了的,这是第一个方面。第二个的话呢,觉得在这么好的一个地方,大家一起做一件事,对彼此的了解更多。

这个项目很有特点,实际上每一个地产人都不想做垃圾产品,一不小心就人到中年了,每个人都有想干的事,都想做一些非标准化的尝试,这个项目打动了他们。

腾讯:那这四十个人里面都是地产人吗?非地产人进来对于地产有没有一些新的启发呢?

李丁:大部分都是地产圈的大佬,这群投资人有意思,比如中海地产副总裁曲咏海、海岸地产董事朱力为、Q房董事长梁文华、中泰天成董事长张一帆、诚品地产总经理罗雷、财富地产总裁赵磊、莱蒙国际总经理李彬等等。

行业外的有著名导演贾樟柯、有华为荣耀手机之父刘江峰。他们会从各个角度来提出不同的想法,比如贾樟柯,从他代表的文艺青年这个群体,他就会从影视、从纪录片、从艺术馆等文艺的角度去描述他心中认为的这个项目应该是什么样的。

腾讯:众筹之后在项目运营方面会不会出现意见不统一的情况呢?

李丁:我们认为,志趣相投的人总会走到一起。由于是基金化运作,他们不需要有具体的分工,他们只是做投资人而已,可以提供各种资源,各种想法,各种建议,包括供应商,但是用不用,符不符合我们的特点是我来决定。

原来我们做项目,希望供应商把价格压到最低,但供应商也要追求他们的利润空间。但现在供应商也纳入到我们的众筹体系中来,他们是可以分红的,这样我们不用非常大的规模,就可以和供应商签战略合作协议,以最优惠的价格来采购,但他们又能从项目的利润中获利。

腾讯: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去做长城脚下饮马川这个项目的?是怎么吸引你去做的?

李丁:我们当时的战略就是,北上广深两百公里范围内,做生活方式,而且是做新生活方式。

这对我个人而言,这件事情基本上能感觉是“正确的”,但中国的文化就是每个人都要证明我比你强,因为你说做,大部分人都会告诉你不应该做,你说不做,大部分人会教育你做,因为中国文化他就是要证明他比你强,他比你视野广,直觉往往是正确的。

第二个,规律你要去看,全世界的发展规律,富了以后,至少富裕了的这一部分人他们的消费特征,要追求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他们要做享受的生活方式,这是全球性的规律,在这种情况之下,在北上广深的两百公里范围之内,出现一些,做生活方式的空间,它是有需求的,其实中国的房地产,未来还有很多很多年的路要走,我们现在只是在解决每人有房子住的问题。那接下来怎么做得很好,怎么做得有品位,这过程都还没有经历的。未来还有很多年的路要走。

腾讯:那目前这个目标越来越近了吗?

李丁:目前这个目标越来越近了,饮马川4月9日示范区开放,两天我们的第一批产品已经卖完,现在已经是第三批产品了。

我们从0到1的过程可以说已经实现了。我们现在更多的可能还是在沉淀产品线,成熟的产品线不代表是复制,它只是有相同的基因。

腾讯:饮马川的价格怎么样?都是什么人会来买?

李丁:长城脚下饮马川的院落别墅价格大约是在300-800万每栋。产品定位是小面积、精装修、大花园。买家以在北京生活的人为主,北京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句话:希望与别人不一样。我们的买家有艺术家、学者,来自各行各业,基本上属于四十岁后活出名堂的,就是不希望与大家一模一样。

text

curr/total page

腾讯:他们买的目的是什么?自己住吗?

李丁:在北京,一个人的名下可能超过一百套房子。那么你说他不停的买房子,是用来住吗?我们的买家,四十岁前已经完成了人生的准备工作了,四十岁之后他要追求自己的人生喜好了,他为了表示自己跟别人不同的态度,他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需要一套不一样的房子。

在大都市里面,不是每家每户都有条件在庭院种树,不是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鱼池,自己的庭院和条件去使用,以前人们追求的可能仅仅只是要有花园、有地、有空间感,但是现在呢,现在追求的是庭院,别致有品位的庭院,要有设计感。

腾讯:这个项目有很多“意象”的东西。

李丁:我们从世界各地运来五六十个集装箱,我们把这些箱体组合到一起,回归到地球里去,组合成五十六个画框,看到东方文明的象征,24节气,春去秋来。那么未来它的功能完成之后,我们把它移到长城脚下去,它就可以变成一个艺术空间。

我们在示范区里面、在小区里面,引入两条河流。在北京,我们天天说没有水,这么漂亮的水变成浑浊,没有人在意。至少经过饮马川的河流,我们要把它变成清澈的水。

我们在这里做生物多样性、做花艺生活、园艺生活。既能做生态,又能让住在我们这的人一起投入到一件事里去。

腾讯:做一个环保的社群。

李丁:其实就是生活的向导,在这个空间的里面要有充足的载体,在上一个阶段,我们做地产,我们买楼送烧烤炉,送剪草机,那么现在不一样了,我们买楼不送这些,我们送课程,送老师,教他们怎么种植,怎么生活,怎么带孩子体验学习新的生活方式,本身就是一种社交。衣食住行是最基本的需求,完成这个以后,就是精神追求。

腾讯:我觉得如果做一个“非典型开发商”的生存之道,你一定是最好的范本之一。操盘的每个项目,都不走寻常路,非常有创意。在你看来,这些创意是怎么获得的?

李丁:人人都是可以有创意。“拿来主义”这是第一个创意,就是曾经其他地区发生过的,我们拿过来的,这也是一种创意,然后把不好的经验,我们把它放在一起,也可以是创意。多看、多学,视野打开了,创意自然就来了。

腾讯:在你看来,创意和标准化冲突吗?

李丁:我们以前没有房子住,要解决居住问题,所以开发商划分需求,是按照帕尔迪的划分标准,你多少岁了,家里有几口人,毕业了参加了几年的工作,你有多少钱能够付首付……都以为住标准化的才是主流。

但走过了这么多年,你去看全球化市场,房地产的主流是什么呢,是非标。目前,大家关注的是有几套房,但是之后大家会发现我愿意和谁住在一起,我要住得怎么样。这是精神的追求,这是规律性的。

text

curr/total page

腾讯:在中国,大部分的房企,老板们都在强调一点,就是标准化。从市场的角度来说,像万科这样的企业,就是因为标准化,才让业绩从一百亿走到现在的三千亿。

李丁:因为在特定的阶段,我们觉得做标准化,做得好是卓越,这个阶段我认为是正常的。但是只是在特定的这十来年里面,过了这个阶段之后,做标准化不一定是企业卓越的标准,或者是说企业卓越有很多个标准,未来卓越企业的标准一定不仅仅是大,企业像人一样,它是活的,它的状况是会变化的。

我们比标准化的房企要不同的就是我们更加鲜明,我们会更加敢于表达,因为我们不用照顾所有年龄段的人群。

腾讯:比较现实的问题,非标意味着成本,相对来说会比较高昂,我们面临的市场困境的时候,非标的风险更大。

李丁:非标的特点就是盈利能力强,与规模大相比,这是不同的商业模式。我们发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还是非标的,非标是发展方向,是符合市场规律的。做细分市场,中国的任何一个细分市场都是巨大的市场。

最昂贵的还是非标,最终还是要跟人来结合,也正是有我们这样的一些人和企业来存在,我们的企业才可以发展,否则社会就不会进步了。

腾讯:但是绿城就面对了非标的这个困境,很现实的企业生存问题。

李丁:绿城的宋卫平是中国最卓越的房地产企业家,因为它是靠核心能力生存和取胜的,一不是央企,二没有占据资源,三没有特殊的公关手段,四没有非常多的资金支持,它是真正靠产品力生存和发展壮大的企业。

当时中国还处在市场不会因为你做得好而多付钱的阶段。你说你的设计好,我选便宜的买。但是未来,市场化的阶段越来越高,越来越融入到这个地球村里面去,房地产是要做感性的东西的,就会出现分化,就会开始细分市场。

腾讯:你自己是怎么看待自己现在的状态,比如说把自己比作武侠小说里面的一个人物,你觉得自己是什么样的人物,想要达到一个什么状态。

李丁:真没有想。在饮马川,我们做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做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生活方式,这是我要追求的一个人生梦想之一,我为什么会有这个梦想呢,就是回到以前人生中的一个缺失。

我97年来广州,我来的时候,我所有的朋友,大部分都住的什么石牌,三元里,杨箕村,我那个年代在很多方面都有所缺失,我当时给自己定了一条底线:打死不要住城中村。我住在华工那么远,我不愿意住城中村,因为我认为这样的一个环境会影响一个人的气质,影响我的未来。

向往就成为我的一个梦想,所以一有机会我就想要实现,在当时那个年代我们都缺失这样的生活环境,那个年代大家缺失了太多东西。但是现在很多人四十岁以后,很多人会去追回很多以前缺失的一些东西。

腾讯:你说过,四十岁之前干出名堂,四十岁之后活出名堂。你是怎么理解这句话的?

李丁:因为你已经完成了事业的一部分,你有房子住,有车子开,有钱养养孩子,其实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你如果实现了以后,梦想是什么呢,就是以前你做不到的,或者你向往的,只不过我们稍微有谋生经验,我们把它变成了人生的目标,我们把这个目标进行战略分析,然后一步步的去执行出来,没有梦想哪有目标,没有目标哪有追求,没有追求哪有进步咧。

我们把梦想变成了人生的追求,把这个目标进行了战略分析,然后一步步的去执行出来,这就是实现我们人生梦想的过程。

腾讯:你满足于现在做的这些吗?

李丁:卖了近20年房子,2013年我给自己放了个长长的暑假,重新开始,从零开始看待我所做的事情,包括重新打造自己的企业。

我刚刚所说的,城市之外,有很多在城市里实现不了的生活方式,比如说生态环境,我希望我的孩子生活在没有污染的生活环境当中,这是很多人都向往的,只不过我刚好是这一类人当中的其中一个,所以我就按照自己的喜好稍稍做了一些。

更多大咖对话,请留意【大话地产】。戳下图↓↓↓可查看【大话地产】往期内容。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