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青年深圳买房记:老家卖房 向十几个人借钱交首付

第一财经日报2018-06-14 08:00

陈小山

程家梵(化名)是幸运的。

2016年3月18日,程家梵拿到房产证。一周之后,深圳宣布非户籍购房者购房社保由1年提升至3年。假如买房决定或落实过程稍有迟疑,他将丧失购买资格。

当天晚上,他和女朋友听说这个消息后,跑到楼下的便利店买了几罐啤酒,企图一醉。买房后,心态变得松弛,房价涨跌不像以往那样有压迫感了。

同年10月,深圳加强限购,购房社保从3年提升至5年,又一拨购房者被卡在限购之门外。

这种无力感,程家梵在今年3月体会深刻。按原计划,3月,房子满两年后,他会把房子放到中介处挂牌出售,回笼的资金加上和女朋友这两年的存款一起,置换一套离公司更近的房子。

但深圳“三价合一”(三价合一就是要做到二手房的“银行评估价=实际成交价=网签备案价”)落地,使购买成本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计划戛然而止,置身于城市发展的洪流中,程家梵只能且走且看,等待下一个窗口期。

老家卖房深圳买房

知乎里一条热门问答是“年轻人如何买得起中国大陆一二线城市的房子”,不少回答是家里提供首付,但提问者真正想了解的应该是,年轻人在不靠家里的情况下,如何在一二线城市里买房。

程家梵是有资格回复这个提问的。

1991年出生的程家梵大学毕业后,在广州从事互联网相关工作。2014年底,为了结束与女友异地恋的状态,他从广州来到深圳,进入一家知名互联网公司上班。

既然打算在这座全国最年轻的城市落地生根,房子的问题无法回避。程家梵是一点都不打算买房的,他觉得自己还很年轻,应该去享受未完的青春,应该“来相召、香车宝马,酒朋诗侣”,而不是过早地成为房奴,被城市生活绑架。

但女朋友是坚决的看多派,她认为在有能力的情况下,房子当然是越早买越好。分歧发生,吵吵闹闹过了大半年。

程家梵来自广东省一个四五线城市,在老家有一套闲置的回迁房。2015年国庆节前夕,程家梵和女友商量假期的安排,女友提出回老家卖房。原因如下:一是四五线小城市人口持续净流出,房价缺乏上涨动力;二是,两人的工作性质决定,不可能回老家生活工作,应该盘活闲置资源;三是,卖房的钱可以用作深圳买房的部分首付。

程家梵坚决反对,在他看来虽然老家的家人住在另一套房子里,这套回迁房在他个人名下,但在老家有房才有根。谈判破裂,在近一年的反复拉锯中,女友感到疲惫,当下提了分手,拿着行李箱收拾东西就要走。为挽留女友,程家梵万分不愿,但还是同意在深圳买房了。

国庆回家卖房,一个月后当地中介帮忙找到了买家,总价是30余万。

四五线城市没有进入存量房市场,二手房交易时间长、流程极不规范。卖掉的房子的首期款收到已经是2016年1月了,在程家梵在深圳买房并做首付的资金监管的前几天。

程家梵老家的房子找到卖家后,他们开始在深圳看房。女友记得很清楚,2015年12月25日,圣诞节,程家梵在深圳的社保刚好满一年,此日过后他们便在深圳疯狂看房,几乎每天下班都奔走于深圳各小区里。

2016年1月初,他们定下在深圳罗湖区和龙岗区交界的一个二手房。选择这样的区域原因,主要是考虑到市区外价钱便宜,但是离市区不至于太远,总结起来就是在价钱和地段中选一个平衡点。

虽然小区建成已超过十年,但保养良好,户型方正,离地铁很近,生活配套完善。

他们看中的是一个小两房,市价200多万元,首付加上中介费和税费,需要80多万。房子选好了,接下来只要解决资金问题。实质上,只要有钱,买房一点也不难。

向十几个人借钱交首付

卖房子给程家梵的业主是湖南人,他们打算把房子卖掉后,就回去长沙发展了。

程家梵说:“业主夫妇很好说话,争取之下,他们给了我一整个月去筹款。”

程家梵和女友的存款加起来有50余万,加上卖掉老家的房子拿到的首付款10万,他们面临着19万的资金缺口。

因为各种原因,双方家庭无法提供资金支持。最后的解决方法是,程家梵和女友各自向朋友、同学借款,“多的借两万,少的借几千,借了十几个人,最后赶在约定期内完成了。”

1月底,赶在2016年春节前,程家梵交齐首付和税费中介费,买房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

老家房子的尾款迟迟未到,在偿债压力下,程家梵那年没有回家过春节,自我请缨在公司值班,加班费是平常日薪的三倍。交完首付后两人口袋空空,这部分加班费最后成为他们买家具、刷墙的软装费。

事实上,老家房子的尾款直到当年8月才拿到,但其间,跟朋友同学借的钱已经还掉部分了。即使没有这套房子,他们在深圳还是能买得起一套关内外交界处的小两房,只是借款在19万的基础上多加10万,还款时间再稍微拉长一些。

简单的装修,又空了一个月去甲醛后,2016年4月28日,程家梵和女友搬进自己的房子里,在这里过了劳动节,后来又过了大大小小的节日。他们的家,也成为外地朋友们来深圳的驿站。

女友说,都说来了就是深圳人,但买了房有了家才是深圳人。

房子是写在程家梵一个人名下的。比程家梵更早来到深圳的女友,社保一直交在广州,并没有购房资格。她一直希望能在广州买房,“我在广州上大学,对这座城市很有感情,虽然为了工作来深圳,但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回去生活。”

相比深圳,广州的房价更亲民。他们的打算是,程家梵在深圳买房,女友在广州买房。但计划被迫改变,2017年3月,广州限购升级,社保从3年变为5年。这时距离女友获得广州购房资格只差4个月。

考虑到要想在广州买房,还得再等2年零4个月,女友决定把社保转移到深圳,并把户口从老家迁到深圳。这样的话,他们在深圳换房就能用女友的名额,只需给三成首付。

“我们本来打算,到2018年3月,房子满两年,就把房子挂牌出售,希望加上我们的积蓄,换一套在深圳市区的房子。”

程家梵和女友深谙此理,他们无意炒房,也不抱暴富幻想,只是两个在都市里努力工作的年轻人,希望能改善生活而已。换房计划暂被搁置后,他们两人常用赶在社保1改3前买到房子来安慰自己,“我们还算是幸运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