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楼市新政改变购房者心态 选择观望和等待

3月17日,深夜11时45分,胡念(化名)的朋友圈被一条消息刷了屏:广州出台了房贷新政。“感觉又爱又恨。”今年2月初开始看房的胡念解释,“恨”———这条新政暂停了他的买房计划;“爱”———终于可以从消极的看房情绪中喘口气。打算换房的老王(化名)在过去的45天里有着相同的情绪,为了抬高房价来买价格不菲的新房,他坦言一度“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新一轮的房地产市场调控下,未来各区房价走势如何,无人能给出准确答案。但胡念知道,“买房”终究是外地人要扎根广州难以逾越的话题。未来何时再次出手,看似要和房价来一场赛跑。

预算看似充足

终向房价“低头”

1988年出生的东北人胡念大学毕业后,便在广州一家业绩名列前茅的上市国企工作。春节刚过,他决定在广州买房。作为独生子女,加上月收入不错,胡念一度觉得资金不是问题,算上父母的支援和自己的存款,首付可以拿出150万左右,“每个月可以接受1万元左右的房贷。”但看似充足的预算很快就向高企的房价“低头”。

由于在珠江新城上班,胡念首选在越秀和天河择房。作为一个踩盘“菜鸟”,了解房价的第一步是看数据和问中介。然而,看了几套房后,他对官方给出的均价持怀疑态度,“去年年底开始,中心城区均价不到或刚到两万,这么可能?”胡念细数自己的“战记”:作为天河的黄金地段,珠江新城西也是近来价格小涨且备受关注的置业板块。别说大户型的价格了,像铂林国际公寓、富力盈力等这种高档小户型,过去成交均价在4万左右,现在不少放盘价逼近6万,甚至更高。他算了笔账 ,一 套8 0平 方 米 的 房子,至少要4 8 0万,首付144万,然后贷款336万,组合贷款后,等额本息每月还款要达1 .7万元左右。

有一段时间,胡念开始抱怨起自己运气不好,“3月正好是学位房旺季,所以抬高了房价。”“转战”越秀后,他越发觉得“荷包羞涩”。比如东风广场 ( 详情 图库 团购 点评 ) 各期的均价已经接近7万,其中均价较高的四期已经达到7万元/平米。

买房不易,换房也如此。新政出台前,老王一直有点烦。春节后,家住海珠区的老王已经看了几十套房。按照计划,他想卖掉现居两室住房,换三房,“因为打算还住在海珠区,所以之前一直以为换房压力不大,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简单。”

老王解释,现在像他这样要换房的群体不在少数,所以海珠市面上比较紧俏的是三房户型,“看了好多楼盘,中介都表示以往两房的户型会比较好卖,但现在三房是最缺货的。”而在看房过程中,老王也感觉到,无论是卖房的业主,还是前来看房的买家,全都属于换房一族。“本来我还是不大相信中介的说法,但当面跟多名业主沟通过,对方都表示也是准备换房,所以在时间上要求比较急,至少要求买家做商贷,做公积金是基本没戏的。”

有业主捂盘

让邻居不要轻易出售

看房的日子,老王忽然不喜欢刷朋友圈了。因为买房,他加了不少中介。中介为了催促买家赶紧下手买房,“不约而同”地转了这样的段子:

昨日还能买越秀,今朝只能买白云;本月越秀嫌太贵,下月佛山也崩溃;今天市区不买房,明天城郊泪两行;今日全套变首付,明日首付变车库;出去旅游四五天,回来少个卫生间。

每天看到这样的段子,老王干着急,又买不到房,出现这样的状况是缺少房源。因为一旦有房子放盘出来,中意这个小区的买家就会在中介的带领下蜂拥而至。特别是那种需要预约看房的,一到约定的时间,就会发现一堆的中介和买家在楼下等着,“不排除是中介的营销手段,但确实你跟着队伍进去,这么多人一起看,会感受到压力。”

这种现象往往会造成卖方强势、不讲价、反价甚至吊着等高价的现象时有发生。老王回忆,他曾经看过一套房子,业主原本已经跟别人谈好了价格,却一直拖了好几天不签约。直到签约当天,那名业主仍然很直接地对来看房的老王说,“只要你出的价格比对方高,我就卖给你,价高者得。”

确实,卖家最近情绪高涨。“大家最近不要卖房,房价肯定还会涨!”3月13日,住在广地花园的业主张姨又在业主微信群发了信息,呼吁大家不要轻易出售房子。张姨在广地花园有3套房,这个楼盘10多年前因“一房多卖”导致房价一直不见大涨。直到今年开始,伴随番禺区整体房价上涨,这个小区的房价在张姨看来终于有了“起色”,“一万变两万,月租每月多加三四百。”张姨在微信上算起账来。

据房天下数据研究中心数据分析,相比其他区,今年前两月中心城区的房源供应较为紧张,不少购房者都遇到了业主不同程度的反价以及多个购房者争抢一套房源的问题。部分改善型购房者因为业主反价较高,预算超标被迫降低购房标准,从寻购三房变为购置大两房;而刚需买家更是因为较低的预算价格而在转向中心城区边缘地带,但心水房源依旧难以寻找。直接导致了中小户型房源成交在量、价上均有所上涨。

看到别人涨价

自己也想提价

如今新政出台,无论老王还是胡念,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之前看房,越看越消极。”但胡念强调,并非他在广州买不起房,只是综合父母和自己的各方要求,就忽然抬高了一大截买房的门槛。“比如说学位房,以前我觉得不一定要考虑,但现在想,现在不买,说不定以后就买不起了。”但他又和部分85后的独生子女一样,希望保持自己的生活品质,理想和现实就像两条线,这样两头扯着胡念在买房这条路上徘徊,不知道如何是好。“现在好了,新政来了,我觉得可以暂停一下,短期内观察一下再出手。”胡念讲,对于一个外地人,要扎根广州,买房是不可逾越的话题。未来何时下手,就跟投资一样,“像是和房价赛跑,占上风的时候下手。”

跟胡念一样,老王也算松了口气,决定短期观望一下市场再下手。新政出台3天后,老王发现朋友圈忽然多了好多房源。今年以来,广州的房价在全国表现确实很突出。在厌恶他人作乱市场之时,老王也在深思。

在与中介接触之时,老王摸清了一些房价上涨的“内幕”。一名与他相熟多年的中介曾坦言,如果换成是2014年、2015年,总价数百万的房子,买家开始砍个二三十万的价格是很正常的,但现在谈的人一多,业主的心态就变了,“人总是想把自己的房子卖得价格更好。”

这名中介表示,现在通讯手段便捷、中介林立,每个小区成交的价格都比较透明。只要有人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成交,小区里的卖家都会收到消息,下一位放盘者自然不会让自己吃亏。此外,还有部分看好房价的业主惜盘、捂盘,把放了盘的房子又收了回去,坐等价格继续涨。如此一来,盘源就再度紧缺,形成一个涨价的循环。

虽然老王厌烦这样的买卖环境,但他自己也是卖家,所以能理解这一方的心态,“我自己的房子也在放售,也有几个客户看中在谈。其中有一位小姑娘非常诚恳,也了解到她是从小地方来到大城市,通过自己努力一步步从20平米的蜗居开始逐渐换到40平米,现在再准备换大点的……可是我判断我的房子还有涨价空间,所以实在没办法降价卖给她,最后只好回绝。”

“那一刻,感觉我终于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老王坦言。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一周热点

[责任编辑:wyruzeng]